竞跃

万古长空,一朝风月。

南柯一梦。

你什么都没亲眼看过,既没看过所谓原创,也没看过所谓抄袭,只是有人故意混淆视听,从中各自摘出些上百篇上千篇文章都会存在的剧情,再模糊掉彼此差异的细节,就能做成你相信的所谓调色盘。

甚至你连调色盘都没亲眼看过,只是听说某某作品是抄袭来的,人人喊打路人缘极差,于是便也举起了反抄袭的大旗。你和你反抄袭的义士朋友们身穿政治正确的盔甲,架着原创万岁的枪炮,一路披荆斩棘,所向披靡,最终杀光赶尽所有“抄袭作者”,在原创这片土地上只留下你们响彻云霄的欢呼声。

【忘羡】琐事其四·月见酒

·我想喝酒...

-
皎月拂上柳梢头的时辰,四人各执一盏茶坐在花下。

夏夜清凉,夜幕深处隐隐起了雾,山路尽头悬着的孤灯融作光晕,似明月坠了天,脉脉流淌于层林深处。满树玉兰安静的伫立着,落下婆娑花影半墙,偶有一二声蝉鸣,应合着泉水细流过的低响,轻轻叩启花月相凝的幽寂。

小古板正同两个小小古板阖着眼,静听夜风穿林而过的足音,此举名曰“修心”。而魏无羡百无聊赖的跪坐一旁,信手把玩着陈情深红的笛穗,窸窸窣窣的拨弄着案几上的茶盏。

姑苏的山、水、人,似乎俱要比云梦秀气上几分,佐茶的糕点亦是如此。糯米皮,豆沙馅,蒸制出的白玉团再经一双巧手,就化作三两只活灵活现的白兔,乖巧的趴在瓷碟上...

【忘羡】大蓝和小蓝

·现pa
·忘羡的崽出没
·父亲节快乐 别忘和他说一句“我很爱你”

-
小蓝似乎总觉得大蓝不喜欢他。

三岁的时候魏无羡带着小蓝一起玩,两个人坐在地上堆积木,拼轨道的时候,大蓝只会安静的坐在一边看,末了还要说一句,地上凉,不要玩太久。

魏无羡会带小蓝去游乐场,会偷偷塞给小蓝第二颗大白兔奶糖,会给小蓝多错了四个词语的考试单签字,还和他拉勾勾不告诉另一个爸爸。

可大蓝只会翻来覆去的教他那些蓝家的规矩,让他食不言寝不语,让他吃干净碗里面故意剩下的几片胡萝卜。大蓝总是出现在动画片多看了五分钟的时候,出现在花园里滚了一身泥巴的时候,出现在因为贪玩而写不完作业的时...

《何以歌》里有一句歌词特别戳我,“此身赴风波,还以为今时不识我”。

魏无羡和谢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其实都很孤独,只不过一个是孤胆英雄式力挽狂澜的孤独,另一个则是普济苍生以身行道的孤独。虽然这两种孤独在不同的人生际遇下成长起来,无论是出发点还是最终的目的地都不尽相同,但导致这种孤独的原因却都可以用这三个字加以概括——不识我。

墨香在文中反复提及过,夷陵老祖当年研究出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玄门世家现在个个都在用,而且用的光明正大天经地义。只是这些人端起碗来吃饭,放下筷子骂娘——我承认你做的召阴旗好用,但你夷陵老祖魏无羡就是个天怒人怨的垃圾。与之相比,蓝忘机曾经说过的一番话就一直让我难以忘怀,那...

@玖亦言 玖玖小天使的本子有这——么好看!

真的是太喜欢啦,情不自禁拿到lof再贴一遍!

【忘羡】琐事其三·好梦

·现pa
·魔幻伪意识流

-
他站在树荫下。

草坪在正午阳光的冲洗下绿的发亮,炽热的近似于黏着的空气里,他闻到塑胶跑道蒸腾起的味道。层层相叠的叶片后是远山和天空,没有云,湛蓝到几近透明的颜色,似是被晕开的水粉画。

铃声响起的半刻前,他看见远处走来的蓝忘机,又抬头望了望庇荫着的那棵树——侧门旁左数第三棵,向后是随手可以翻出去的栅栏,午休时有阿姨推着小车卖棒冰和冷饮,隔着细长的黑色栅栏像地下交易的密党。

不久前他躲在这棵树下避太阳,于檀香味道的暖风里似梦非梦时,蓝忘机就坐在一旁低声念一首诗。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采之欲遗谁?所思在远道。

再睁开眼是红白的包装纸,...

【忘羡】琐事其二·续

·假原著向
·nc段子文风
·ooc ooc ooc

-
蓝思追从没听过所谓“睡前故事”。

幼时尚在温家中的记忆虽不清晰,但却从未有过关乎睡前故事的一星半点模糊印象。至于与含光君同住在静室的那几年,他时常在夜里无端的发起高热来,整夜都趴在蓝忘机身前哭闹不止。蓝忘机无法,只得把他抱在怀里,低声同他说话。这办法颇有效,通常蓝忘机开口不久,他就会安安分分的睡去,便可让蓝忘机抽开身来,亲自至膳房熬一碗汤药,再趁蓝思追熟睡时喂下。

蓝忘机是怎样把蓝思追带到如今这般年岁的,旁人知之甚少,更遑论含光夜话这般个中秘辛。后来蓝景仪知道了些,拍桌狂笑不止,几近气绝;再后来...

【忘羡】琐事其二

·假原著向
·时间线魔幻移动预警

-
蓝家小辈们吵吵闹闹的跑进来的时候,魏无羡正坐在榻边安安静静的看着蓝忘机的睡颜。

这倒是难得一见的场面,要知道他素来是不肯住嘴不肯安分的那一位。大家嚷着跑进来,本要给这位平易近人的叔公看新扑的蝴蝶,却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莫名其妙的一齐安静了下来。

魏无羡听见他们踢踢踏踏走过石板路的声音,转过身来便换成张眉眼弯弯的笑脸,隔着香炉上袅袅升起的一团青烟对这些孩子们道,“嘘,你们含光君睡着啦。”

为首的孩子点了点头,举起紧紧护着的双手小声道,“叔公,是蝴蝶。”

魏无羡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,半跪在地上和这些孩子们说话,“好漂亮的蝴蝶!...

上一页 1/2